小P说(二)

  2021-05-26  

记忆中的老丈人

那是我第一次去重庆,那年我23,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伙子。第一次登门我显得局促不安,见了面才发现我的一切担心都是那么的多余,他和蔼可亲的模样依然篆刻在我的脑海里!记忆中的他很喜欢打乒乓,经常会在下班的时候和小舅子去打乒乓,那时候的洋洋(小舅子的名字)才比球台高不了多少!老丈人家是单位的房子,2房一厅,房子不大,却温馨满满,我感受到的关切温暖,是除家人之外没有遇到过的那种感觉,就这样,我把他女儿娶走了!老丈人也不善言辞,表面上含着笑意的脸庞遮掩不住内心的不舍,到底是女大不中留啊!

我仔细搜寻着脑中关于他的记忆片段,只有一句话始终在脑海回荡“小平儿,你撒子时候回来耍嘛”,这些年,在外工作,没什么时间过去,说起来深感惭愧!

老丈人生病

生活总是会在不经意间给你一记痛击,让你真切感受到这个世界并不是乌托邦。正当我们小宝出生没多久,老丈人就查出肝癌晚期,起初,我们并没有告知他,这个病,相信大家也清楚,我们想着做手术也是为了能多让他活几年,哪怕一年都好!于是我们东拼西凑,去做了手术,然而天不遂人愿,出院复查发现已然扩散,医院亦表示这种情况基本就等于判了死刑,只是时间问题!随着病情的恶化,他自己似乎也清楚自己身体状况,所以我们就告诉了他病情!“我才拿了两年退休工资,我不甘啊”!是啊,年轻的时候在水泥厂工作,常年的夜班,不规律的作息可能也是诱发病情的因素,然而退休才两年,换谁谁也不甘心啊,他心心念念的想着去化疗,然而我们都知道,化疗作用已经微乎其微!终究执拗不过他,办出院去另个医院化疗,然而那个医院以病情严重拒绝了,再回医院时,已经症状明显了,便血,吃不下,每天都靠营养液在支撑着!

老丈人去世

随着病情恶化,医院便告知我们,让我们带回家。终是回了老家,在老屋里面去世了,生活就是这样,有人负责笑就有人负责哭,本家家族的亲戚本事就是做道场的,这在世的最后一程,儿女们也给您风光的送出去了,也希望您去的那个地方常年四季明媚,不再有病痛折磨!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!

— 于 2021年05月26 ,共写了 832 字;

Comments are closed.